• 46841阅读
  • 18回复
numberscis 离线

级别: 团长


  • UID6127
  • 精华 6
  • 发帖3307
  • 金钱202 论坛币
  • 威望2448 点
  • 院系非合作搏弈学院群:13045191
  • 在线时间1636(时)
  • 注册时间2005-08-27
  • 最后登录2016-06-20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0 发表于: 2007-07-05
更多操作

[连载].......假如我意外地忘却了你(Posted:07-28 02:10)

本帖被 小屁 执行加亮操作(2008-06-06)

关于毕业这件事,我还没有认真考虑过。所以来的稍显突然,就像被人在后面推了一把,一下子就撞了出去,
停也停不住。不过现在我认为不想明白也没关系。
  但对几件事还是有了些认识:
  明白为什么会有“穷途之哭”这种说法。路到尽头,茫然四顾,不为人,不为己,不为天、地,就单单为“穷途”这个境遇已足以仰天嚎啕。不哭那是因为忍着了。
  叙述一点有关流泪的事情(转到假如3)


(上接假如2)
  据说散伙饭的那天,酒中,我趴在桌上哇哇大哭。我希望这不是讹传,并希望当时足够清醒,希望我离开我自己一米远,从背后或侧面欣赏这个大哭的样子。定然具有无可比拟的美感,我想。但可惜这事不确定。

“这样的影子再也不会有了...”这句话不是人人都理解,因为意思不明。
“有好几次,我想跟你谈谈,但终于未能开口。我非常害怕把它说出来。。。很多事情请你不要介意。即便发生了什么或没有发生什么,我想结局都是一样的。”(村《挪》)
 
  前年夏天,lzz泪流满面,举杯,说:“对不起,我给你们丢脸了。” 去年夏天,我站在那个街口,想那件事对我是否公正。想那些事对我们是否公正。但这种想法太过郑重其事。“因为,对一般年轻女子来说,事情公正与否根本无关紧要。较之什么是公正的,普遍的女孩子更多考虑的是什么是美好的,以及怎样才能获得幸福等等。” (同上)我对LZZ的评价是:完整,有想像力。。。但是你也要明白这一点:
(转到假如4)  



(接假如3)
别人并不是不知道自己要得到什么和要到达什么地方,只是还没有得到和没有到达,而已。你(咱们)顶多也 只是别人路上的一个加油站,路过了你别人才能更好的继续上路。没有听说过因为你这个加油站的服务态度好别人就住下来不走的。
  下面说的是一样的事也是另外的:
  “以我之见,你大可不必把许多事情想的那么严重,爱上一个人是难得的好事,倘若那爱情是真诚的,谁也不至于被抛入迷宫,。。。一旦坠入情网,听之任之或许不失为自然之举,。。。纵令听事自然,历史的长河
也还要向其应该延伸的方向流淌,而即使竭尽全力该受伤害的人也无由幸免。。。因此,你不要顾及谁。假如认为
可以获得幸福,那就及时抓住机会。”(同上)
  黄于蓝,先是坐下来,然后把脸俯下去枕在前臂上,小声的哭,自哀自怨还是抱怨谁?
  假设我最钟情是图书管理员那般安静无语的人,并愿意为之死(虽然这假设太过漫无边际),那么请
你相信自误认了图书管理员那天,我就已经开始离死不远。“对此,我以我的方式表示感谢。”那感觉忒
好,好的就象“整个世界森林里的树木都统统倒在地上。”或是好的就象“全世界森林里的老虎统统都融
成黄油。”
  (转假如5)


(接假如4)
这一点无论如何请你相信。“你没有伤我的心,伤我心的是我自己,我想。”“倘若我在你心中留下什么创伤,那不仅仅是你的,也是我的创伤。所以请你不要怨恨我。。。如果被你怨恨,我势必真正归于土崩瓦解”
  和曾栋在“乖乖”吃盖饭的时候,我只问了他一个问题,他眼圈就红了,不再说话。这大概是我的猜测:他自己都没有比我了解他更清楚。晚上,他就拉我们喝酒,开始喋喋不休,说。(在此没必要把给LZZ的话再说一遍,都是一样的)。“至于这段时间过后自己将身在何处,现在的我完全心中无数。”(同上)或者真如我以前说的那样,转身去了天山,我自己都会觉得悲凉。“我琴声呜咽,泪水全无,只身打马过草原。。。”“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海子),这些我都明白,非常明白。
  或者有一天我高兴得能够愿意走进一家咖啡厅,独自一人,的时候。你会冷不防的闪出来,让我吃一惊。“我无法表达的更为确切,但我觉得对于我的感受,我想要表达的,你是充分理解的,而且能够理解此事的恐怕也只有你一个人”(村《挪》)。
  严磊用被子捂住头,在他租的房子的大的过分的床上,我躺在他旁边听他就那么哽咽着说。有一件说的是他爷爷在车站送他来武汉,还有一件说的

(转假如6)


(接假如5)
是有关“丫头”的。丫头这个人我不知道真姓名,也没有见过,虽然四年来他年年都提。倒是去年来过武汉的,也没有见着。难道理由是“见面要以完美的面目出现”?
    反正,这就是你的做事风格了,我能理解。我理解的还有你含糊不清的罗里罗嗦的又有异样情调的说话方式。“我们在此平静的生活,避免相互伤害”“可是你也知道,这样平稳的生活是不会长久的。他们将如贪得无厌的野兽一样对我们穷追不舍。他们会进入茂密森林。”(村《海》)我们一起看小说的时候觉得挺好的,有时候我们对一本书的意见一致会让我高兴,甚至把那交谈当成奢侈品。可是近来我什么书也看不下去,我想是方向感没了,就去读西哲,从古希腊开始,不过只读到文艺复兴就难以进行下去。逻辑性的东西很吸引人,但似乎不能得到任何有“方向性”的东西。而且,中世纪那些人都在讲神学和上帝,我差点被绕进去。
  这一切,都没有你离开那天来的真实,巨大的真实。“突然我感到,我一生中最最重要的经历结束了,我难过极了,当维尼永远离开我之后我也是难过极了。”(拉《孤》)
  郭羽讲自己的一件“幽怨史”,用GY自己的话就是“那个死*****”。GY说回到家,把自己关到屋里,
(转假如7)


(接假如6)
躺下,一声不响。母亲有所察觉,揣测着小心的进来问,自己就一下子止不住,放声大哭。
    “哎呀,多难那。”她这样说,“要描述这么简单的痛苦,一种爱的痛苦是多么的困难。要能遇到一个人,能够跟他谈谈,该是多么美好的安慰。”(杜〈昂〉)
    郭的一个同学说,GY的笑很有感染力,看到GY笑自己都会高兴起来。我赞同。可是哭起来,。又何尝不是?
当海子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时候,他本该笑的。当lzz说“四脚朝天,泪流满面”的时候,你本该
不置可否。
(转假如8)


(接假如7)

不置可否,如若“我知道你一直流着泪,可这样巨大的幸福感,若没了告别,便不能够永恒。”嗯,是呢。“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安《告》)所以,“‘我希望你永远记得我,永远记得我这个人。’想到这儿,我不禁悲从中来。原来直子是从来不曾爱过我的。”(村《挪》)
想到这儿,面对着你这蘼荼般的假如,似乎真的只有对记忆敲骨吸髓了。以此才把支离破碎装进生活这个不完整的容器。而这容器里其实也本该只有那个洋葱头,要你马不停蹄地剥下去。哪怕一直流着泪.....因为在那容器的某个地方有一口深井,因为,没人知道它在哪。
“你真的会永远记得我?”她轻声问道。
“永远记得,”我说到。“怎么可能忘得了?”
“是呀!咻——砰!然后一切结束!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所以这一带的人就说了,说是掉进那口深井去的。”(同上)
如若“一切都将一去杳然,任何人都无法将其捕获”(村《且》)那么,失重的叶子,也许比记忆飘得更远。亦能躺在水上,不知哪天自己的细胞都溃烂了,便也死了。
(转假如9)


(接假如8)

猛男们,谁能在梦里见到你们真是踌躇!
我们全都留恋自己的行囊
我们会把痛苦当成祖传的职业
放下手中谢幕的诗篇,今天的月亮真大!猛男们,他高过你们的信仰
如果我居无定所,如果我意外地忘却了你
把我自己的行囊抛在一边
我连影子都觊觎 更不会回到yes or no 江南的家中在七月我总能突然回到荒凉
赶上最后一次
我戴上手套 穿上拖鞋 安静地滥觞
在七月 我总能突然回到荒凉
----------------------无敌分割线--------------------------------“公元前我们太小,公元后我们太老,没有人见得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海)



(接假如9)

唯一的表停了。 猶如失去了方向感,比孤獨來的更爲可怕。
也许,能夠代替方向感的物質,只有真實的愛。不存在愚蠢的眼淚亦或是樂此不疲地寻回。
于是乎,不需要任何的修飾。毫無防備的一觸即發。
偶然的发呆,惊醒的那一瞬間却聽見冰棱爆裂開来的聲响。心跳,也变得前所未有地虚无。之後是時常的出神,是互相的,包含有隐忍的不安和偷偷的傲慢。我知道,這是無法確定宿命的種子頑固地開始萌芽。
我,又將面臨一場酸澀而暖熱的幻覺,模糊而脆弱,是冗長的劫難。
而它,累了。分針與轉圈的圓點分離,分離地那樣松散。拿下手表的我,也是萬分的不習慣。在習慣重量的左腕,如今,已沒有半點負擔。或許人即是如此吧,習慣了的東西,就算多麽不好,如果有壹天突然就那-遠離了,也許,更不習慣的是自己。
不習慣,在習慣離別的左岸,如今,已沒有半點孤單。

                                      Posted: 2007-07-28 02:10
(未完成)


numberscis 离线

级别: 团长


  • UID6127
  • 精华 6
  • 发帖3307
  • 金钱202 论坛币
  • 威望2448 点
  • 院系非合作搏弈学院群:13045191
  • 在线时间1636(时)
  • 注册时间2005-08-27
  • 最后登录2016-06-20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7-07-06
  “对于选择题,如果你实在不知道真确答案,你最好选B!B的命中率是最高的。”
  这话是我高中的数学老师——潘老师在一节课上对着全班同学大声说的。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严肃,就跟在座的学生表情一样严肃。而我,却忍不住要笑,我觉得这老师太幽默了,他似乎看到了我忍俊不禁的表情,但并没有说什么,毕竟,他接下来还要为我们讲解试卷上的那八十多道选择题。
  无论我觉得潘老师是多么地幽默,我最终还是把他的话牢牢的记在心里了,因为我是个差生,在我所遇到的选择题中,有一半以上的答案是瞎猜的,每当试卷发下来,我都会发现我的命中率很低。自从听了潘老师的那番话之后,在那些不知道正确答案的选择题面前(学科不限)我就再也没有犹豫过,我会果断地在括弧内认真地填上“B”,在我看来,那个“B”就是正确答案。至于真正的命中率如何,我一直没有计算过,因为我相信我的老师。
  
  潘老师在个离过婚的人,很瘦,烟隐很大,虽然是教数学的,但是他的粉笔字写得极好,我听说他经常参加县里的书法比赛,在圈内还是相当有名的。他从不批评任何学生,这与其他老师完全是两样,偶尔有些调皮的学生会在数学课上交头接耳,他一般不予理会,只有在那些学生影响他正常上课的时候,他才会停下来从粉笔盒里抽出一整支红色的粉笔朝那些学生的头上猛砸下去,无论距离多远,他从不失手。这让我们都很佩服,也很害怕,毕竟一整支坚硬的粉笔砸到头上,肯定是要疼痛的。我一直认为他用粉笔砸人的命中率能够如此之高与他的数学专业存在着很大关系,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对他的“选B”理论深信不疑,在我看来,那是一种复杂的概率计算。
  有一次,潘老师在上课,教室最后一排一男生将耳机塞进耳朵听磁带,同时口中还不停地唱着,声音越来越大,跑调,很难听,严重影响了大家的学习情绪。于是他停止了讲课,开始在讲台上寻找着什么,我们都知道,他又要用粉笔砸人了。等了很久也没动静,教室里仍然回荡着后排男生的跑调歌。
  潘老师突然开口说:“今天的彩色粉笔怎么没有了?请值日生下课后到我办公室领取。”他刚说完,教室里就哄堂大笑起来,与此同时,下课铃也响了,于是潘老师就拿着他的教材走出了教室,表情很严肃。
  其实,那个唱歌的后排男生就是我,关于这事的经过是下课之后的一大群男生争先恐后给我讲述的。我突然开始害怕起来,我想,这个仇,潘老师一定会报的。从那以后,我每节数学课都是忐忑不安的,每当潘老师讲课节奏放慢的时候,我就会担心他会突然抽出一支红色粉笔朝我头上狠狠地砸来,以至于我时常用双手捂着脸听课,眼睛透过十指间的缝隙,偷偷地看着黑板,也看着潘老师的表情。时间长了,我发现潘老师并没有“报仇”的想法,他似乎忘记了那件事,而我却养成了以双手捂脸听课的习惯,这让其他学科的老师经常怀疑我在睡觉,只有潘老师除外,也许只有他才知道我上课捂脸的真正原因。记得那节课我听的是罗大佑的歌,名叫《光阴的故事》。
  
  我的英语成绩最差,英语试卷的选择题也是最多的,有半个学期我因为跟社会上的女流氓谈恋爱,几乎没有上过什么课。期中考试了,那天下午考英语,面对干净的试卷,面对那些排列整齐的A、B、C、D,我无法下笔,我东张西望了一个小时,这让监考老师很不放心,他几次朝我瞪眼,我感到我受到了侮辱,我想到了潘老师,于是,我很果断地在每一道选择题的括弧内都认真地填上了“B”,看着那一百二十个“B”,我想到了那个女流氓,于是我提前交卷,疯狂地跑了出去。
  时间不长,英语考试成绩下来了,除去作文题空白,我的选择题正确率超过了30%,所得考分比我平时正常答卷要高了很多,这让我更加相信了潘老师的“选B”理论。但我最终还是被教导主任叫去了办公室,他狠狠地训斥我,说你想不想考大学了,你上的可是重点中学啊,不要浪费了那么好的条件。
  他还说:“你看看你的试卷,正反面全都是B,密密麻麻的像什么东西!谁教你这么干的。”
  我说:“是潘老师教我的,他说遇到难题就选B。”
  
  后来,那位跟潘老师关系本来就很不好的教导主任把我的话传给了校长,平时一直看不惯潘老师的那位校长也以此为借口通过各种手段、各种关系最终将潘老师挤出了那所重点中学。后来有人说潘老师被教育局调到了乡下某民办初中,理由是“用粗俗而荒谬的教育理论误导学生”。他临走的时候,到教室跟他的学生告别,所有同学都哭了。而我,也不知道跑哪儿疯去了,可能跟那女流氓一起在舞厅跳舞或打台球也说不定。但我敢保证,我时刻都记着他那坚硬的红色粉笔与精确的选B理论,我相信他的粉笔更相信他的B。
  
  高考前几天,我听说潘老师死于肺癌,没儿没女无人送终,更没有教育界的所谓领导同事为他开什么追悼会,他被葬在哪儿也没人说起,或许他连个墓碑也没有。
  在高考考场上,与平时一样,我遇到很多无法解答的选择题,在它们的括弧中,我全都郑重地填上了“B”,似乎只有这样,九泉之下的潘老师才能安然地睡去。
  那一年我落榜了,但我仍然坚信,选B,是没错的。

文/张怀旧   2007.3.6
小小 离线

级别: 班长

  • UID26024
  • 精华 0
  • 发帖129
  • 金钱139 论坛币
  • 威望78 点
  • 院系.
  • 在线时间72(时)
  • 注册时间2007-05-13
  • 最后登录2008-05-31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7-07-06
疯狂....
                没有方向??!!
tsing 离线

级别: 营长


  • UID7714
  • 精华 2
  • 发帖1638
  • 金钱500 论坛币
  • 威望1064 点
  • 院系2003
  • 在线时间466(时)
  • 注册时间2005-10-08
  • 最后登录2010-05-20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7-07-06

              离





                            弃
我离开了。。略微想念~~或许需要刻意缅怀,,或许,,从此两生。。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出去会变的可爱。。
清宵 离线

级别: 营长

  • UID2721
  • 精华 0
  • 发帖1260
  • 金钱95 论坛币
  • 威望296 点
  • 院系
  • 群组南湖社区
  • 在线时间140(时)
  • 注册时间2005-07-10
  • 最后登录2009-04-01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7-07-07
义不容辞地精神分裂
清宵 离线

级别: 营长

  • UID2721
  • 精华 0
  • 发帖1260
  • 金钱95 论坛币
  • 威望296 点
  • 院系
  • 群组南湖社区
  • 在线时间140(时)
  • 注册时间2005-07-10
  • 最后登录2009-04-01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7-07-07
今日话题——男人的眼泪与,哪个更珍贵?



记得我第一次失恋的时候说过——男人的眼泪比还要珍贵。

现在有人对此提出了质疑,我想想也是,其实有些时候,也是挺珍贵的。



仁者贱仁,智者贱智,下面还是请大家仔细分析、各抒己见、踊跃发言,说说你对眼泪与的不同看法,诉说发生在你身边的有关与眼泪的故事,阐明您的观点:眼泪与,到底谁更珍贵一些,谁更便宜一些?



注:可以从精神的、物质的、灵魂的、肉体的、眼前的、长远的,价值取向、化学成分以及市场经济、文化传统、道德标准、遗传因素、民族自豪感等多角
不是 离线

级别: 班长

  • UID26093
  • 精华 0
  • 发帖130
  • 金钱121 论坛币
  • 威望76 点
  • 院系2006 食科
  • 在线时间14(时)
  • 注册时间2007-05-15
  • 最后登录2011-07-30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7-07-07
男人的在喷薄而出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被遗弃的命运。。。。
[img] http://img1.mtime.com/up/774/104774/484ef9ad-3839-4abf-8234-da70244f1127.jpg[flash]
紫萱 离线

级别: 监察大队


  • UID770
  • 精华 1
  • 发帖2042
  • 金钱1413 论坛币
  • 威望1008 点
  • 院系2004
  • 群组神龙教
  • 在线时间2713(时)
  • 注册时间2005-06-06
  • 最后登录2010-07-17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07-07-07
这个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有障眼法,看见的未必是真实的,真的,你未必能幸运的看见~~
人一定要开心,因为人要死很久~
希望有一天,带着我的狗狗去海边散步~~
君君 离线

级别: 营长

  • UID17056
  • 精华 2
  • 发帖1291
  • 金钱2836 论坛币
  • 威望714 点
  • 院系2006.9 理学院
  • 在线时间158(时)
  • 注册时间2006-07-16
  • 最后登录2012-08-11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07-08-19
LZ很好很强大。。。

级别: 连长

  • UID22463
  • 精华 0
  • 发帖803
  • 金钱164 论坛币
  • 威望419 点
  • 院系非合作搏弈学院
  • 在线时间356(时)
  • 注册时间2006-11-20
  • 最后登录2012-05-24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07-11-05
引用
引用第8楼君君2007-08-19 11:40发表的:
LZ很好很强大。。。

是很好很粗大好-~~~~~~~~over~~~~~~~~~~

总是喜欢蹲在欲朢嘀路口索然无味嘀欣赏妳那双数钱嘀手
嫣然 离线

级别: 排长

  • UID30313
  • 精华 0
  • 发帖281
  • 金钱333 论坛币
  • 威望335 点
  • 院系  waiyuxi
  • 在线时间54(时)
  • 注册时间2007-09-05
  • 最后登录2013-03-09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07-11-06
如果有一天我忘了你,那我要在离开你的那天,让你在我的肩膀深咬一口,留下时间修复不了的烙印

于是,当我流落在任何城市的街头,或者任何一个房间,再或者一个人的身边,即使我一时忘记了你,只要露出肩膀的肌肤,就会有人提醒我,让我跟他说说我的故事

我会对他说我们的故事,曾经,我爱过你。。。。。。。。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